【散文随笔】冬感

通告日期:2019-01-18    浏览次数:4749

      充满整个冬天的是一番静谧、稳定的节拍。

      冬季很像相聚后的一块空白。不同于春天的活跃、夏季的隆重、金秋的快乐,冬季显得那么安静。山坡上的芊芊细草把梳成了一片稀疏,林带上的冷漠绿烟凝成绩了一堵灰色,水汽也慢慢凝成了力度的冰,一场雪白,冬季便到了。

      冬季的色彩是雪白的。春的色为冷的绿,如嫩柳,充贮生命之梦想;夏之色为热的名牌,如赤日,贮满生命之可以;秋的色为暖的黄,如稻子,满溢丰收之快乐。而冬天,位于四季轮回之末,一般被认为是东西终极的标记。可是,你瞧,那一层层厚厚的白雪,软绵绵、松沓沓的,是海内外的棉被,严密地捂着刚钻出土的嫩芽,等太阳出来了,它便化成白净净的湍流,慢慢地滋润它们,这不正是对生命之诞生和热爱吗?

      冬季的音响是悄无声息的。春的声为暖的鲜动,蛙声片片,挠得你心直痒痒;夏之声为热的浮躁,蝉声阵阵,扰得你直捂耳朵;秋之声为凉的瑟动,红叶片片,总是撩起离人心中的愁思别绪;冬的声则是冷的默动,枝条丫丫,挂住了生命之梦想。你听,象山从静默流动的河溪,是生命之气味不止,那在寒凌中低声呢喃的腊梅,开放着生命之强项。还有,冬季充满了愉悦声,大雪纷飞之前的寒冷总是抵挡不住雪晴之后的欣喜,此刻的严冬便形成成了孩子们手中的雪球,化成了圆滚滚的暴风雪,在不深不浅的足迹中刚好留下一串串银铃般的掌声。

      春生夏长,麦收冬藏。冬日,虽没有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的跃动,却多了几分“风点遥峰草木荣”的成熟;虽没有“才了蚕桑又插田”的紧急,却多了几分“半倚不觉满衣雪”的从容;虽没有“喜看稻菽千重浪”的欣动,却多了几分“剪刻作此连天花” 的大度。在冬阳瑞雪中细滋慢长,寂静无声,为春的交汇点作着最后的艰苦奋斗。

冬季,是静的,是好看的,是属于自然之每一个生命之。

docimages_0

(笔者:葡京电子游戏芜湖商厦-董云)   

分享到:
归来顶部

    1.